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文教
書封《華燈初上,人生永遠不怕夜黑:條通女王席耶娜的真情人生》

記者韋石/台北報導

從日式酒店陪侍到酒吧媽媽桑,席耶娜的真實人生故事能否顛覆我們對這個行業的刻板印象?只有當我們卸下那雙有色的眼鏡,我們才能真正地理解。進一步同理人的不同處境和選擇,揭開社會結構的真實面貌。如果你有勇氣,有同理心,願意走進她們的人生,你也許會有不一樣的見解,不一樣的感受。條通女王席耶娜,在她的新書《華燈初上,人生永遠不怕夜黑:條通女王席耶娜的真情人生》中的真實人生故事,都揭示了這個問題的深度和廣度。

酒店小姐,是虛榮賣笑還是人生主角?

在她二十五歲的那一年,她步入了這個充滿誘惑,寄生於情慾之上的世界。她在這段曲折卻色彩斑斕的旅程中,看過、聽過無數或獵奇或魔幻的故事,甚至自己就是其中的主角。然而,很多人卻對她們有著狹隘的認知,以為酒店小姐「很好賺」,或是以為酒店小姐都是一群「墮落」、「沒有專業」,靠賣笑來賺取「快錢」的「虛榮」女人。但我們是否有勇氣去質疑這些刻板印象?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專業的雙重標準,為何成為社會的偏見?

我覺得,社會上給酒店小姐貼上的各種污名,說到底,就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吧。是的,我們的確是在販賣「曖昧」,我們撒嬌、我們傾聽、我們吹捧、我們安撫,我們察言觀色、溫言軟語、巧笑倩兮,取悅上酒店消費的客人,這難道不也是一種「專業」嗎?類似的話術或手腕用在銷售其他東西上面,賣保險、賣保健品、賣汽車、賣房子……一點問題都沒有,怎麼用在酒店就低三下四、罪大惡極了?

台式酒店與日式酒店,工作壓力與情緒勞動的差異何在?

酒店小姐工作中的職業風險與情緒勞動,經常比其他工作還來得高,這樣的錢也未必真的「好賺」。我比較幸運,一開始就在日式酒店工作,雖然薪水相對於台式酒店少很多,但因為酒店的遊戲規則清楚,客源又非常單純,就連我這種不會喝酒的人,也都可以在日式酒店工作。而且,台式酒店一般來說都是有簽約的,也就是雇主要保證接下來一段時間,妳都會在店裡工作;而日式酒店則通常是不簽約的。因為這些制度上的差異,整體來說,在日式酒店工作的情緒勞動,真的會比在台式酒店少很多。

台式酒店不同計費結構下隱藏風險

台式酒店幾乎都是私檯制,計費結構跟公檯制的日式酒店很不一樣。台式酒店的酒水錢乍聽比日式酒店便宜很多,但是費用是疊加的,小姐的數量跟坐檯的時間都會列入計費,這種計費結構有時就會讓客人有種「恁爸都在妳身上花了錢,是安怎不能摸/舔/咬/摳?」的錯覺,會對小姐各種臭幹喇譙,強迫小姐做一些超出她工作內容的服務。因為是在包廂裡面,灌酒、性騷擾這種事很常見,甚至性侵也時有所聞。

從選妃制度到客人評判,一場自尊的殘酷遊戲

而且,台式酒店的客人組成比較複雜,商人、民代、官員、富二代、道上兄弟……三教九流都有,萬一遇到牛鬼蛇神型的客人,酒店或經紀又比較無法保護小姐,小姐就只能強顏歡笑、自求多福,除非妳夠紅,才有底氣可以硬起來拒絕客人的無理要求。台式酒店的看檯「選妃」制度,對於小姐們的自信與自尊也是一種慢性侵蝕。試想,每天進包廂讓客人評頭論足,嘴巴壞的客人還會當眾把妳羞辱到體無完膚。「落選」後,不僅少失了賺錢機會,還傷了自尊,若是屢屢「落選」、總是被客人無情打槍,真的會自卑到懷疑人生。而「有幸」被選中的小姐,如果遇到好客人,願意把妳的時間框下來,那自然是最好的結果;如果不幸遇到奧客,就會落得身心傷痕累累。

八大行業的生存困境與社會保障的缺口

我不否認,有些人做八大行業的確是因為物質欲望,但就算是如此,為什麼就應該被人唾罵?這些人也是付出個人的時間、心血,並承受極大的風險,賺辛苦錢來滿足自己的欲望,不是嗎?況且,有相當多來做八大的人,是因為必須要有一份足以支撐家庭的收入,很多條通姐妹或男公關是單親媽媽或單親爸爸,有些甚至家裡還有臥病的高堂老父母要照顧。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後來要組「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的理由,這群工作者承受的職業風險高,店家也不一定會為旗下員工保勞健保,他們很有可能會成為社會安全網兜不住的人群,萬一遇上突發變故,就會措手不及。

Related Posts

1 of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