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合作媒體

女志工控陳柏惟性騷擾:蹭臉、多次性暗示、要求當代理孕母

曾經擔任前立委陳柏惟志工的一名網友15日透過臉書發文指控,自己擔任志工時曾遭陳柏惟性騷擾。(圖:陳柏惟臉書)

【紘威新聞網】

台灣政壇性騷擾案連環爆,掀起#MeToo風暴。曾經擔任前立委陳柏惟志工的一名網友15日透過臉書發文指控,擔任志工時曾遭陳柏惟性騷擾,包括靠向她蹭臉、多次有性暗示、要她當代理孕母等,最近看完《人選之人》、看著網路上的貼文,內心的不適又全都出現了,她感嘆,「原來我不是不在意,而是勉強自己不要去在意」。

一名網友在臉書發文爆料,自己曾經是陳柏惟的支持者,2020年,收到幕僚的招募,成為了他的志工,那年她20歲,持續了2年。有一次結束選戰工作,到龍井服務處吃飯聚會,她搭陳柏惟的便車,當時的司機顏英華先送陳柏惟回家後,再送她回家。陳柏惟當時的座車是白色7人座Honda,中間有扶手跟走道可以走到後面座位,自己跟他分別坐在中間排兩個分開的座位。

她回憶,車子開到陳柏惟當時位在烏日的租屋處,櫻花獨綻社區地下室,他要下車的時候,特意起身靠向她的位置,用他的左臉蹭了她的右臉,並在她耳邊用氣音跟她說,「掰掰」。當時她全身起雞皮疙瘩,但她告訴自己,或許是他喝多了,不曉得自己在幹嘛,不要想太多。2022年10月8日,陳柏惟是李天生、蔡其昌聯合競總成立大會與會貴賓,她以支持者的身份去看他致詞。

該網友指出,活動結束之後,陳柏惟要趕場錄製「3Q新台灣」節目,朝著站在舞台右側邊的她走來,詢問她下午是否有空,邀請她和他一起上台北,於是她就搭了他白色內裝的黑色特斯拉。錄完節目之後,回台中路上,陳柏惟詢問她 ,「妳有沒有興趣去學按摩?」她表明「沒有」,陳柏惟竟回「難怪妳單身」。

陳柏惟還說,「會按摩的女生很加分欸!」她反問 ,「你是要指助興嗎?」陳柏惟說,「助興是一定的,你不懂啦!那感覺很不一樣!」並說,「妳哪天想學按摩再跟我說啦,我幫你出錢讓妳去學」。此外,陳柏惟還談到代理孕母的問題說,「台灣的代理孕母合法了嗎?」還說 :「好啦,等我哪天想生小孩再問你」,「找妳當我的代理孕母啊!」

該網友控訴,撇除上述兩件她記得起明確發生時間與背景的事件外,在偶然的閒聊中,陳柏惟總是會迸出幾句略帶性暗示的話語。有時還會問她敢不敢去汽車旅館,也曾在活動場合找他拍照時,用相同的方式蹭她的臉後,迅速上車趕場,讓她措不及防,只能愣在原地。不解為什麼自己會一次次合理化這樣的行為?

該網友表示,在她還沒有成為陳柏惟的志工,單純是支持者的時候,曾經遭遇職場性騷擾,當時陳柏惟私訊她說,「我可以直接去店裡問有沒有監視器」,雖然最後沒有透過陳柏惟來處理這件事,但對於當時一個初識新科立委的老百姓來說,陳柏惟願意開口幫助,她很感動也很感激。認為陳柏惟是一個剛正不阿,是個完全值得信任的人,但她沒有想過她最信任的人,「後來會拿我的傷口當作笑話來揶揄。」

該網友提到,自己曾經詢問過其他志工與較友好的幕僚,他這些行為是否有些不適當?有人說,「他就把你當妹妹看啊!對你也比較特別。」也有人說,「他是你的偶像欸,被你爽到了!她質疑,因為是志工裡面少數年紀較輕的,因此他們都說,陳柏惟把她當妹妹看,也有志工跟她表示,羨慕陳柏惟對她比對其他志工不一樣。

該網友強調,每當她對於這種行為感到不適的時候,就只能告訴自己,或許是因為她過往的經歷,讓她對於和異性有過多肢體接觸、踰矩的語言特別敏感,會有這樣的行為跟言論,只是因為「我們很熟」,所以他才敢這樣開玩笑吧?說出來「旁人一定會覺得是我想多了。」最近看完「人選之人」,看著網路上的貼文,內心的不適又全都出現了,才發現「原來我不是不在意,而是勉強自己不要去在意。」

該網友在文末寫下,自己想跟陳柏惟說,「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個,但我希望我是最後一個。無論是支持者、志工、粉絲,請拿捏好與異性相處的分寸、尊重你的伴侶。就算是偶像、景仰的對象,也不代表每個人都能夠接受這樣的舉動、對於這樣的行為,感受都是好的。也請不要再用這樣輕蔑的語氣向女性說話,女生並不是生來要學習任何技能來取悅男人的工具。」

延伸閱讀:民進黨心疼林飛帆退選 周玉蔻:自怨自艾不僅多餘且格局小

延伸閱讀:台大認定陳明通未達解聘程度 傳祭三個懲處:不能回校兼任

延伸閱讀:「換侯」不遠了? 張亞中指藍營3大錯誤

The post 女志工控陳柏惟性騷擾:蹭臉、多次性暗示、要求當代理孕母 first appeared on 紘威新聞網.

Related Posts

1 of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