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合作媒體

我親身經歷的性平教育

metoo

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我在台灣長大,未曾接受「性平」訓練。到了美國後,我在上課時曾因言語不夠周延冒犯了女學生。

這是我親身經歷的的性平教育,值得與台灣的男性分享。

我進入學界時,政治正確剛剛在美國校園萌芽。學校開始提醒教授,上課使用的語言不能帶有偏見,或傳遞歧視性的價值觀

老實說,當時我內心有點不以為然。後來發生的一件事,讓我的態度整個改變。這件事發生在我的課堂。

博士畢業後第四年,我跳槽到東岸一所排名很高的名校。在一門企管碩士班的課,我講到跨文化管理。我舉了幾個文化差異的例子,並解釋差異形成的原因。

其中的一個例子是北極原住民部落的「共妻」習俗:若有朋友來訪並過夜,主人會讓妻子陪睡。

這個習俗有人類學的理論根據,本身沒有爭議性,我拿來當跨文化管理的例子也相當合適。

問題是在舉完例子後,我加了一個自認好笑的冷笑話:「如果你住在北極部落,婚後少有朋友來訪,原因出在太太的長相!」

我講完之後,班上學生哄堂大笑,我也覺得很得意!

下課後,一位女學生跟著我回辦公室。她指出我的笑話「物化女性」,讓身體曾被侵犯的她感到很難過。

這位女學生告訴我,就算沒這個笑話,我的課還是很精彩,但這個笑話讓她對我的正直打折扣。

我像被電到一樣,一下子回神過來!原來語言溝通的關鍵,不是說者的本意,而是聽者的感受。

更令我警惕的是,我缺乏對女性的尊重,脫口而出就是物化女性的笑話。在我的成長的過程,從未有人教導我這樣的言語不當。

我當場向學生道歉,從此上課謹言慎行。我感謝學生沒向校方投訴,否則我可能受到懲處,至少也要被送去上幾堂平權課。

最近被舉報的性平事件,有多起屬男性對女性的言語騷擾。當中有心存不良者,但也有性平意識不足者。

前者應受到譴責;後者可以參考我親身經歷的性平教育。

【編按:本文節錄自翁達瑞臉書】

延伸閱讀:如果柯文哲是孫悟空 那誰是唐僧?

延伸閱讀:布林肯會見習近平重申台灣重要性 關切中國在台海挑釁行為

延伸閱讀:邀陸生訪台卡關? 馬英九辦公室:教育部無限上綱安全問題

The post 我親身經歷的性平教育 first appeared on 紘威新聞網.

Related Posts

1 of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