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熱門綜合

《民生廣場》美中權力較勁 從金融制霸到科技競爭

在這世界上,民主或是專制根本就是假議題,因為實者為美國總統,但選出後名正言順的為財團服務,為猶太金融集團政策奉獻。反之,共產主義國家雖然採取了國會民代間接選舉總統的制度,卻被宣稱為專制獨裁,其實這在台灣早已執行,當時被稱之為“間接民主”。

拜登與習近平面帶微笑握手。(美聯社)

就以中國與美國為例,中國選出了習近平,美國選出了拜登,先不要講拜登的弱點—年紀老大又有失憶症,光是講兩者的決策竟是如此截然不同與優劣互現,就可以看出民主制度的真象竟然不是真民主,而專制制度的內涵竟顯現了相當程度的民主,兩者交互顯現,就是完全仰賴主其事者所給予執政層面的種種作為。就以美國所賴以強大的四根基柱—美元、科技、軍事及話語權四者來說,即可明顯了然:

1、人民幣與美元:中國在金融匯兌制度閉關管制,導致美國只有針對香港一點力圖單點突破。但是,只要金融匯兌應世界銀行要求而開放的國家就惨了,毫無限制而濫印的美元,會乘勢先拉高這個國家的股市與物價,再埋伏重兵予以大力做空其市場,再以升高美元利息為號角,號召世界各地的美元回流美國,這使得許多已經貶低的本國貨幣,即使要再換回美元,已經無法足額償付,落得只能變賣國家重要資產一途,而美國此時則趁機劫掠破產國的有價資產。

看來,美國若是老老實實的倚賴美元的鑄幣權倒是無礙。就偏偏她遭遇了三個問題:第一,拜登刻意引發俄烏戰爭,並還在他人的勸阻下仍然快意的沒入俄羅斯的三千億美元的海外資產,導致世界各國都為之震驚,美國既然今天可以針對俄羅斯,則改天同樣模式施加在其他世界各國身上亦不無可能。所以,全球有志一同的去美元化行動於焉興起。

(圖片來源:亞洲電視新聞)

第二,則是中國已因熱絡的外貿累積了大量美元,而當許多美元仍然滯外未歸時,當某一國家因缺美元而請中國幫忙,中國便許以美元,並期約到時以人民幣償還,則美國變成抱了滿手超印的美元,而猶丈二金剛摸不着腦門,且長期拉高了美債利息,卻狐疑為甚麼如今破產的國家那麼少?

第三,世界各國會統一使用美元的原因,是因美元已經被石油綁定,但是當沙烏地阿拉伯的小薩勒漫對石油美元的五十年合約到期終止後,決定不再與美國續約,導致石油美元已經形同無根浮萍,再也無任何錨定的價值,而美國聯邦法院近期發佈出沙烏地阿拉伯可能涉及攻擊世貿大樓案,明顯可以看出這是美國人恫嚇沙烏地阿拉伯人。

2、美國的科技已逐漸落後於中國:講科技,首先要談到太空科技,先講嫦娥6號於月球背面開採月壤這事,嫦娥6號已經破紀錄的一次兩度在月球背面降落,但是美國的太空船迄今光是要巡行太空,已經面對多次失利。更因氦氣洩漏問題,而不得不臨時把兩名太空人留在國際太空站。而嫦娥6號返回中國之際,自歐洲起以乘波體之勢,兩次在太空中打起了水漂,最後降落地點僅距離計劃目標1.7公里。可見,如果是換成導彈,這種速度與精準度,世界各國(包括美國)都無法防禦。

所以,美國在太空科技已經明顯落後。再加上華為獨領風騷的5.5 G ,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一的電動車,中國的超高壓輸電技術,中國引領世界的龍門吊、無人機,以及可以鎖定區域通訊碼的電磁波系統。除了在生化科技(醫療、用藥或診斷使用)或金融制度(買空賣空的虛幻技巧)及需要多國材料與技術合作外。科技上,中國已經實質超越美國。

美國航母艦隊。(圖片來源:亞洲電視新聞)

3、軍事武器方面:航母的電磁彈射系統,在美國僅能使用100多次的電磁彈射即已歇菜,而且因電力供應的問題,美國的電磁彈射系統很不穩定。但是中國則因已將中央供電系統由交流電改為直流電,已無電力供應不濟的問題。

至於美國所宣稱的地獄景象,則因大疆無人機全球市佔率七成以上,中國無人機的售價是美國的十分之一,則屆時將提供給美國及其盟國的無人機鎖定不能在中國區域使用,則地獄景象的構想豈非先行瓦解一半。至於中國自月球發射入地球的31馬赫導彈,將使美國防無可防,直接被按到地上摩擦。

中國的導彈已突破30馬赫(音速), 美國迄今連5馬赫都尚不能突破,以致即使在地面,美國航母或美國本土都是挨打的份。至於太空中用太赫茲電波掃描,已可將藏匿在深海中的潛水艇掃描得一清二楚,核子潛水艇在中國的面前已經毫無戰鬥力。

4、歐美專擅全世界的話語權:猶太人所經營的媒體,在美國估計高達八成以上,加上猶太財團所提供的廣告費用佔比極高,使得在歐美以至全世界的媒體俱為美國的猶太人所控制,因而形成表面為美國所控制的全世界話語權。

然而,自從中國的TIKTOK 在美國異軍突起,在美國的平台總使用人數已超過一億七千萬人,已逾美國3400萬人之半。這次,在巴以戰爭中,以色列人對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實行無差別殺戮與種族滅絕的諸般作為,被TIKTOK 毫無遮掩的曝光,使美國人終於了解到他們竟然是美國媒體與政府豢養的巨嬰。於是,美國有兩百多所大學串連起轟轟烈烈的學運,而美國專擅全世界的話語權也因此破功了。

在美元的發行上,拜登用了國際貿易所不會採用的禁止俄羅斯SWIFT匯兌權的非正規貿易作為。而在此的十年前,習近平倡議了一帶一路,使全球一百五十餘國家共同參與建設。這個大家共享發展利益,相對全世界共同起來去美元化,兩者意旨大異其趣。

再者,美國艾森豪威爾號航母被也門胡塞武裝的拖鞋軍打得灰溜溜的倉皇而逃,已經大失美國一個強國的威信,在中東甚或全世界都已無人將美國的說詞當成回事,而這竟是拜登任內所帶給美國人的意外禮物。

至於,拜登於總統選舉時大駡沙烏地阿拉伯人為賤民,如今又要央求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簽定石油美元契約而不得,竟然要使出恐嚇沙烏地阿拉伯為世貿大樓涉嫌者的劇碼,顯然已被看破手腳。

而身為一國總統,事事只為軍工集團與金融集團服務,因此犧牲了一般美國人知道與言論自由的權力。可以說,拜登已距離人民的權益十萬八千里,與習近平事事口中、心中時時念著“為人民服務”的作為與理念相距甚遠,所以明君與昏君之辨已一目了然。拜登,又何能藏焉?(作者:前民眾日報資深記者 屈文峯)

※以上言論不代表《民生電子報》立場※

Related Posts

1 of 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