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合作媒體

令人驚悚的服貿協議分析

服貿協議

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介入政治評論多年,我甚少遇到屬於個人專長的議題,服貿協議是極少數的例外。本文是我對服貿協議的分析,內容令人感到驚悚。

我是「國際商務」學者,在所屬領域專研30多年。我在最頂級期刊發表了多篇論文,獲頒國際商務的研究貢獻獎,是唯一曾獲頒此獎的台灣人。

國際商務活動分成兩大類:貿易與投資。國際商務標的也有兩種:貨品與服務。根據這兩項區分,國際商務可分成四類。

貨品貿易(I):這是最常見的國際商務。相關的國際協議著重在降低關稅,也就是「自由貿易」協議。

貨品投資(II):廠商可跨國投資生產貨品,藉以躲避貿易障礙。相關的國際協議以「投資保障」為要點。

服務貿易(III):這是最罕見的國際商務活動。除了少數特例(如軟體開發),無形的服務不能跨國銷售,所以國際間沒必要簽署「服務業」的自由貿易協議

服務投資(IV):服務必須就地提供,只能透過投資為之。多數服務投資案屬特許制,國際間也沒必要簽署「服務投資保障」協議。

既然「服務貿易」不是國際商務主流,國際間也無所謂的「服務投資」協議,那柯文哲要重啟的「兩岸服貿協議」到底又是什麼碗糕?

事實上,柯文哲要重啟的不是「服務貿易協議」,而是「只針對中國開放的小額投資移民」計畫。

當年馬英九主張簽署兩岸服貿協議,原始動機不在發展台灣經濟,也不在為台商開拓商機,而在協助對岸「清洗」台灣人口。

這個服貿協議開放台灣的「勞力密集」服務業,供對岸的「自然人」投資。投資人可攜眷遷居台灣,還可聘用一名主要幹部,也可攜眷遷居台灣。

舉個例子:假設一對廈門已婚夫婦帶著獨生子女到台南開美容院,外加主要幹部一家3口,這個投資案可引進6位外來人口。

很多國家都有類似的「投資移民」計畫,但與柯文哲要重啟的「服貿協議」有很大的不同。我詳述如下:

一、投資移民的主管單位是「內政部」,服貿協議則歸「經濟部」管轄。

二、投資移民對「所有國家」開放,服貿協議則只針對「中國」開放。

三、投資移民採「個案審查」,服貿協議則屬「通案核批」。

四、投資移民有「追蹤關卡」,服貿協議則是「放牛吃草」。

開放投資移民可吸引外來的資金、人力、與技術。柯文哲要重啟的服貿協議並沒有這三項附帶效益

資金:柯文哲要重啟的服貿協議,投資金額只有20萬美金。台灣社會不缺這筆錢,不值得用6個移民名額交換。

人力:柯文哲要重啟的服貿協議,開放的都是勞力密集的服務業,如美髮、小吃、葬儀社等。基於兩岸的薪資差異,這項協議將帶來大量的失業人口。

技術:柯文哲要重啟的服貿協議,開放的都是低層次的服務業,而且台灣的服務技術領先對岸。這項協議無法增進台灣的技術,反讓台灣的技術流失。

柯文哲要重啟的服貿協議,背後還有嚴重的國安危機。本質上,這是一個只對中國開放的投資移民計畫,而中國又有併吞台灣的領土野心。

中國不是邊境開放的國家,移民國外必須獲得政府批准。在這項協議生效後,能獲准移民台灣的中國居民,勢必經過篩選,受過訓練,甚至負有任務。

對岸只要拿出20萬美金,就可在台灣佈建6個內應。反過來說,台灣要安置大量的外來人口,但無資金、人力、與技術等利益,還要承受不可知的國安危機。

當年,馬英九用服貿協議包裝一個只對中國開放的小額移民投資計畫。還好太陽花學運擋住了馬英九的賣台計畫,否則兩岸早已出現「不可逆轉」的實質統合。

以上就是我對服貿協議的分析,內容令人驚悚。走筆至此,我期待太陽花學運再起,阻擋柯文哲重啟馬英九的賣台計劃。

【編按:本文節錄自翁達瑞臉書】

延伸閱讀:第三方支付成洗錢工具? 郭國文:強制業者提「法遵聲明」

延伸閱讀:柯文哲稱反黑箱不反服貿 邱顯智:扭曲歷史背叛世代應唾棄

延伸閱讀:侯友宜請金溥聰出山 林俊憲:國民黨的目標只剩「活下去」

The post 令人驚悚的服貿協議分析 first appeared on 紘威新聞網.

Related Posts

1 of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