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熱門

不被國際承認的非洲窮國索馬利蘭,為何是習近平野心的最硬攔路石?

撰文‧今周刊編輯團隊

索馬利蘭是個貧困的第三世界國家,政府年度預算不過4.2億美元(約130億新台幣)左右,還不到雲林縣年度預算的一半,人均GDP更是不到800美元……。但正在這裡發生的故事,卻是牽一髮,能動全局。

索馬利蘭是個遠在非洲大陸東部的「國家」,縱然擁有主權、軍隊、貨幣、憲法,和幾近民主的選舉,但沒有任何邦交國,不是聯合國成員,直到現在,它還常被視為「鄰國」索馬利亞的一個聯邦成員州。

「一個索馬利亞政策」,這句台灣人似曾相識、像是「一個中國政策」的照樣造句,就是索馬利亞對應索馬利蘭的死硬態度,他們徹底否定索馬利蘭的主權。

索馬利蘭人對台灣幾乎都很友善,奇特的是,這裡的人們也幾乎都對台海處境很熟悉,他們還能果決地將台灣、中國一刀切開。

「中國不是我們的朋友,台灣才是;台灣不屬於中國,就像索馬利蘭不屬於索馬利亞。」駕駛座上黝黑、瘦削精悍的司機先生叫哈桑,他說,近年發生的外交政治變化,讓索馬利蘭人逐漸認識了台灣。

儘管台灣駐索馬利蘭代表處,並非在正式邦交國所設立的「中華民國大使館」,但兩國建立的這種高度官方關係,其實有更意味深長處。

在非洲,台灣的盟友只剩下君主制的史瓦帝尼,非洲54國,53國都是中國友邦。眼下,台灣對中國,是場1對53的困局。台灣駐索馬利蘭大使羅震華當然知道這場棋並不好下,然而,落子索馬利蘭,卻是一記妙著,這讓台灣外交終於有了轉守為攻,突破圍堵的機會。

英國媒體BBC曾在2021年分析:「中國將台灣與索馬里蘭的關係,視為『一帶一路』的潛在威脅。」這裡具有高度戰略意義,「一個橫加阻撓的索馬利蘭,加上它具有戰略性意義的柏培拉港(Berbera),可能對中國途經非洲東岸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形成阻隔。」

不過,索馬利蘭有什麼條件,讓它足以成為「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的釘子戶、攔路石?

索馬利蘭位在非洲東隅突出如犀牛頭狀的半島上,這塊遍布蘇卡達象龜和駱駝群的土地被稱為「非洲之角」,「非洲之角」獨一無二的重要性,正因亞丁灣是全世界最重要航道之一,它是聯繫印度洋、紅海、地中海的要衝,全球每年有10%、價值7500億美元的海上貿易必須經由此處,此外,約30%的原油運輸也需要取道亞丁灣。

「我們位在一個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戰略區域。」索馬利蘭外交暨國際合作部部長瑞格薩(Essa Kayd Mohamoud)對我們說。

為什麼在中國稱霸的非洲之角,台灣有機會搶下索馬利蘭這個盟友?

原來,索馬利蘭特殊的國際處境已讓中國陷入兩難悖論中。中國並非不想要索馬利蘭,然而,在它的邦交國索馬利亞堅持「一個索馬利亞原則」下,中國不可能與索馬利蘭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對索馬利蘭而言,台灣爭取非邦交民主夥伴支持的「台灣模式」,反而讓他們更心動。

台灣對抗中國的外交戰,終於在美中競爭大局勢、索馬利蘭特殊性、台灣形塑新論述,和外交團隊在地的努力之下,交織出反攻的曙光。不過,未來仍有不確定的風險等著克服,中國正在蠢蠢欲動,台灣外交團隊只能不斷做好準備,就像羅震華說的,這次,「我們可以光榮地戰死,但不可以到最後,頭被別人偷偷地摸掉。」

(閱讀全文…https://bit.ly/3r999fM)

Related Posts

1 of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