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綜合

儒鴻洪鎮海喊裸退「改當善良老人」:辛苦幾十年,我要做單純投資人「每年配息用布袋裝錢」

撰文‧今周刊編輯團隊

6月15日,成衣股王儒鴻召開股東會,董事長洪鎮海一句「我做到明年6月30日!」的退休宣言,在市場投下震撼彈。

洪鎮海在正式宣告退休後,接受《今周刊》團隊獨家專訪,侃侃而談退休計畫。「本來我是前一屆(董事會選舉)就要退休,但遇到疫情所以又撐了3年,」洪鎮海直言,傳承這件事,儒鴻早已計畫了11年之久,原訂到了2021年,他就退休,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他決定留下來跟同仁一起打拚,交班計畫才延至2024年。

「從原本的強勢管理,到準備退休,這5年來,我一直在訓練自己當一個⋯⋯善良老人。」儒鴻董事長洪鎮海有不怒而威的氣勢,很難想像,他退休計畫中的第一個自我訓練,居然是要成為一個「善良老人」。

「我們賣的是年輕的東西,老人只能是技術傳承,不要倚老賣老,這樣做會笑死人啦!」洪鎮海認為,儒鴻產品之所以能夠不斷推陳出新,關鍵就在於年輕化,目前儒鴻的員工平均年齡僅34歲。

為了讓年輕團隊敢於發揮、為公司創造活水,近年包含產品研發、行銷等項目,洪鎮海都交由團隊負責,他則從旁提點開發、技術等面向。「現在,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他語氣裡盡是對公司團隊的肯定和信任。

其實,早在11年前,洪鎮海就啟動交班大計,以確保儒鴻能順利交棒。而一整套培訓特別助理進入接班梯隊的養成與篩選,就是他傳承策略的主軸。「這些人都是從我的特助一路訓練上來的。」大手一揮,洪鎮海指著身旁的一級主管,包含接班呼聲最高的人選——現任副董事長王樹文,都曾經擔任過他的特助。

要勝任洪鎮海的特助可不容易,對於字典裡沒有「明天」的他來說,沒辦法跟上腳步就很容易被淘汰。但若能通過這3、4年的觀察期,就有機會派任海外,到第一線歷練,甚至在若干年後進入接班梯隊擔任要職。舉例來說,財務會計背景的王樹文,進入公司第一份工作就是擔任洪鎮海的特助,後來轉任工務、業務,並派駐越南工廠十年,才又調回到台灣擔任一級主管。

像這樣在儒鴻歷練超過10年、20年的高階主管,在儒鴻還有4、5位,各自有理工、商科、國貿背景。洪鎮海的交棒哲學從過去他宣布「傳賢不傳子」時就可窺知一二,他的獨子洪瑞廷去年升任儒鴻副總經理,此前,他擔任過業務協理,被外界視作接班訊號,但這次的接班人選名單中,卻未見洪瑞廷。

「儒鴻不算家族企業,如果未來他有能力獲得董事會支持,也是靠他自己的能力和績效,絕對不是我的問題(關係)!」儘管沒斷言兒子的接班可能性,但洪鎮海強調,儒鴻作為上市公司,若有心上位,還是得用能力證明自己。

洪鎮海也預告,最快8月起,每周只會進公司上班4天;明年元月起,上班時間降至3天。「到時候,我會百分之百退休,連董事都不做。辛苦幾十年,我不能跟別人一樣當個投資人,每年配息時,用布袋裝一下錢嗎?一定每天都要這麼辛苦嗎?」

「這一生都在忙,台灣很多景點我還沒看過,已經在羅東買地要來種田,日本鄉下的祕境、瑞士我也都很想去,還想去買房子。」談起退休生活,洪鎮海已經從國內規畫到海外,在他看來,沒準備、規畫退休生活,容易百病纏身,人生下半場勢必要活得比上半場更盡興。

(閱讀全文…https://bit.ly/3rkGYe5)

Related Posts

1 of 548